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文摘
网罗百家
晚霞灿烂
史实述评
学术讲坛
社会观察
闯荡北美
有光静思
圣女林昭



(以姓氏拼音为序)
边子正 陈思进
程克文 程广源
杜启康  郭 因
何 迈 亓云祥
李益湘 黎 佳
李 晶 林芳萍
陆子修 庞忠甲
阮耀钟 沈敏特
沈培新 李建华
汤丽永 王冠亚
王童春 王冰川
冯开平 汪振鹏
吴炳南 吴昭谦
徐召勋 许有为
颜怀学 阎立秀
姚 薇 杨远义
于尔毅 张若平
张 宏 章玉政
赵汉雄 戴光强


 
中国老年个人主页荟萃


 

郭因的绿色跋涉

 

汪振鹏

 

最近,郭因先生将他历年所写有关绿色文化与绿色美学的文章选其主要者结集为《我的绿色观》由国际炎黄文化出版社出版,此前,1998年,安徽省绿色文化与绿色美学学会为深入研讨其创始人郭因先生的学术思想曾印行了他的约200万字的《水阔山高——我的审美跋涉》一书,稍后,远方出版社又出版了他的包括了他写于“文革”期间的《关于真、善、美的沉思刻痕》等在内的《艺术美的创造与欣赏》一书,连同他出版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艺廊思絮》、《审美试步》等这些著作,为广大关心、支持、研究他的学术思想,特别是他的绿色理论和绿色实践的人们提供了一套比较完整的研究资料。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郭因在先后以其绘画美学方面的成就和技术美学的提倡引起世人的关注之后,又率先在国内提出大文化大美学,进而发展为绿色文化与绿色美学,又称绿色学说,绿色理论或绿色和美学,或绿色社会主义学说。简称“绿学”。大文化大美学与绿色文化绿色美学实际上是同样的基本观点,同样的内容。他说过:大文化大美学是“绿”的。绿色文化绿色美学是“大”的。(1)“大”是强调其广面涵盖,因为突破了文化学、美学原来的框框。“绿”是强调其终极追求:“绿是生机,是生命,是一种共存共荣的宽容,是一种互动互助的善,是一种互渗互补的爱,是一种协调共进的和平,是一种普天同庆的欢乐”。(2

绿学实质上就是“以经济发展、社会公平、生态良好为综合目标,引导与促进人类追求与递进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自身三大动态和谐,主客观两大世界优化与美化的一门学说”。(3)一种思想的诞生同它赖以产生的历史条件和时代要求是息息相关的,也同它的创建者的自身主体素质密不可分。

 

一、时代呼唤和谐

 

“多少个世纪以来,由于人类一直未能协调好人与自然的关系,人类一直膨胀自己,又一味糟蹋自然,以致带来了自然的无情报复,从而产生了人与自然失衡的生态危机;”(4)这危机显然对人类的生存与发展构成了严重的威胁。“由于人类一直未能协调好个人与个人,个人与群体,群体与群体的关系,人类往往大欺小,强凌弱,富压贫,小、弱、贫又理所当然地要仇视与报复大、强、富,冤冤相报,没完没了,以致纷争不已、战火不停,从而产生了人与人失衡的人态危机”;(5)这危机显然成为当代世界严重又普遍的国际问题和社会问题。“由于人类一直未能协调好自身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的关系,一味追求物质享受,物质占有,而放松精神境界的提高,以致生理与心理畸形发展,从而产生了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人的生理与心理失衡的心态危机。”(6)这危机则显然使当代人陷入了普遍的精神困惑和迷茫之中,信仰缺位、道德失落、人性扭曲。面对整个地球上诸多的问题,人类当然不会坐以待毙,然而,“历史上虽有少数先知先觉、志士仁人不断发出危机警号,并不断进行三大和谐与两个美化的社会实践,但人少力薄,难以挽三大失衡与两个劣化、丑化的狂澜。”(7)“中国从孔夫子到孙中山,西方从柏拉图到马克思,近当代中外又还有不少思想家和政治家都曾为实现整个人类的幸福有过各种各样的构想,甚至设计过各种各样的方略。”(8)“现在,全世界实际上都在以三大和谐为目标进行各种各样的探索与试验。”(9)郭因就是面对这一切,才从人类的根本愿望与根本要求出发提出大文化、大美学,继而提出绿色文化、绿色美学,不但潜心从事这方面的理论研究,同时还积极从事着生态城乡建设的社会实践的。

 

二、在冲突中选择、在综合后创新

 

从十九世纪魏源提出“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以来,中国向西方学习没有停止过,关于中西文化的比较与选择的论争也一直未曾间断过。面对多种主张的论争,郭因以博大的心胸,开放的精神指出:“在我看来,纷争不难解决。整个世界文化都是人类创造的,人类的所有成员都有权利也有义务根据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需要,遍考精取,作此时此地的最佳选择,并进行新的诠释、理解,使全人类向着人自身,人与人、人与社会物质环境及自然环境的最高层次的和谐这一目标稳步而快速地前进。”(10)“在中西文化的相互碰撞又相互伸手中,必将发现,现代西方文化与中国古代文化有一个势将难解难分的结合点,那就是:为求整个人类最好地生存与发展,必须努力追求与递进实现人与自然和谐、人与人和谐、人自身和谐 ”。(11

宋朝吕本中讲“遍考精取”,现代张岱年讲“综合创新”。郭因历来主张把这两句话合在一起,他还进而提出:“我倒是特别希望有那么一批有志之士,能够从有利于学术发展和人类发展的立足点出发,破除对任何观念的盲目崇拜和对任何偶像的迷信,不受任何束缚人的条条框框的约束,而时刻面向世界,进行全方位的观察和思考,在广泛吸收营养的基础上,用自己独创的方法,走自己独特的路子,得出自己的真正新的科学的各种各样的观点和结论,以至提出一整套体系。”(12)郭因自己身体力行从美学入手,以马克思主义作指导,对中国传统文化作了系统深刻的挖掘,对西方的各种流派的思想作了全面冷静的审视,在这个基础上得出了自己的观点和结论,进而提出了一整套体系,即绿学体系。它“以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儒家传统的中和文化为双支点和双渊源。”“它既以社会主义原本意义上的精髓为精髓,又对儒家传统中和文化进行了抽象继承,更针对目前世界范围内出现的生态、人态、心态三大危机而提出了志在对三大危机进行综合治理,整体克服的一种比较成套的既有理论探索,更有具体措施的有裨实用的主张。”(13

 

三、燧石在碰撞中发光 思想在砥砺中成熟

 

郭因的绿学是在现实生活的经历中和对现实生活的审视与思考中产生的,是在美学的论争中不断酝酿成熟的。1958年郭因在安徽省科学研究所历史研究室工作时主要由于响应执政党的帮党整风的号召,向党中央写送了一份《打倒宗派主义的三点建议》对党和政府的关系、党和民主党派的关系、党的干部政策,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因而被错划为右派,送去劳动教养。1962年调回甄别,因甄别很快刹车,未能平反,只摘去了右派帽子,在家待业,直到“文革”以后才摆脱了厄境。1978年被安排为安徽省文史馆馆员,1979年错划右派问题得到改正,被安排为省政协委员,被任命为安徽省政协文史办副主任,随后,在安徽省乃至全国的许多学术组织担任了职务,还被聘为安徽大学哲学系兼职副教授。1981年调任安徽省文学艺术研究所副所长。1987年被评为美学专业研究员,任职于安徽省艺术研究所。

在家待业的十多年间,他没有任何收入,全家仅靠妻子微薄的工资度日,生活清贫可以想象。经济上的困难且不说,政治上的压力更如磐石压顶,真是历尽磨难,艰苦备尝。在这样的逆境中,他没有丧失生活的勇气,始终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在苦难中探索真、善、美,他挤出时间读了大量的书籍,做了大量的笔记、卡片。文革前写出了《艺廊思絮》《中国绘画美学史》《生活用品的美学》等书稿。特别是在十年浩劫中冒险秘密写作了《关于真、善、美的沉思刻痕》这样有深邃思想的散文诗式的论著,用饱含血泪的文字刻下了对现实生活的深刻的观察与思考,对美丑混淆、人妖颠倒的社会现象作了犀利的剖析。其中不少的篇章已萌发了人与自然、人与人、人自身的三大和谐的思想。如《幸福的生活》、《解放全人类·阶级消灭·阶级斗争》、《小舟·人类》、《真正的人类》、《需要与生产》等篇章,可以说,这里已经有了绿学的萌芽。二十世纪80年代初,国内美学界开展了一场对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探讨。讨论的重心后来转到人性、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郭因认为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社会的表述,正是他追求三大和谐、美化两个世界的观点的另一种极好的表述,也正是他的观点的一种极其重要的理论根据,于是写了一篇《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异化理论、美学》的长文,观点鲜明、说理充分,在学术界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文章发表后被摘登于1982年第9期的《新华文摘》,又被收录到有关的论文集。对于美学,他有着独到的见解,他表示:“我不赞成历来关于美学是只管艺术或者要管整个美的问题的那种争论。那种争论在一定历史时期也许有必要、有用处。但是现在已没有多大意义。”(14)他提出美学应该是帮助人们根据美的规律美化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的一门科学。他还认为:“美学的体系还应该是一个大开放的体系,它应该吸收古今中外美学研究的一切有益的、积极的成果。”(15)他代美学呼号:“我是美学,我不满意老呆在书斋、课堂和经院,从概念走向概念;我不满意只是成为理论家手中的念珠,清谈家客厅的摆设,我要走向人民,走向生活,……走向人们的心灵、仪态、语言、辫梢和袖口,……我要帮助人民全面彻底地美化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我要使全人类一道拥有一个人与人、人与自然对立冲突彻底解决,从而进入高度和谐的共产主义新世界”。(161980年郭因实际上已经酝酿成熟了绿学的基本观点,只是还未冠名罢了。

 

四、以人为本是郭因思考一切问题的出发点

 

郭因治学向来鄙薄寻章摘句,而倾情于经世致用,他从绘画美学入手,研究拓展到美学乃至文化的诸多领域,特别是对作为主体的人作了大量的深刻的思考。在《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异化理论·美学》一文中,郭因先生指出“广义的人道主义思想正是马克思毕生一以贯之的根本思想,他经由不断探索从而不断发展的只是:全人类自由、幸福、完善和美好这一理想的具体内容和实现这一理想的途径与方法”。(17)“社会主义运动的实践日益证明了马克思主义要想取得全人类的一致拥护,要想取得真正的最终的胜利,决不能离开人道主义,决不能抛弃异化理论”。(18)他在《我安身立命的准则》中提出,他考虑一切问题的基本出发点是:“有利于人类的生存、发展、完善与完美。”(19)在《美学是人学、美神是人》中又提出:“我一直认为,一切学都应该为了人,都应该和人性、人道、人的命运、人的幸福紧密联系在一起。”(20)他认为:“文化是人类为求愈来愈好地生存和发展而进行的一切设想、设计、创造,其成果便体现为一种文明。”(21) 他对美学下的定义是:“美学是人类为求愈来愈好地生存和发展而优化与美化人类的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的一门科学。”(22)都紧紧扣住了人这个根本。郭因特别重视技术美学与审美教育,因为在他看来“技术美学是通过美化客观世界去美化人们的主观世界,而审美教育是通过美化人们的主观世界去美化客观世界,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23

 

五、和谐是绿学之魂

 

郭因把递进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自身三大动态和谐与人类的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的两大优化与美化,作为人生的理想与奋斗目标。郭因认为:“人与自然的和谐是基础,人与人的和谐是保证,人自身的和谐是动力,三大和谐不可或缺。”(24)“这种包括三个和谐在内的整体动态和谐,我们认为最好是用马克思所说的这样的话来表述:人复归人的本质,全面发展,自由自觉劳动创造,一切人的自由以每个人的自由为前提和条件,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人与人,人与自然对立冲突根本解决,人彻底自然主义,自然彻底人道主义。”“也不妨用中国儒家的话简捷地表述:‘道中庸’而‘致中和’或‘由中致和’。如果由我们来用一点现代语言去表述,则不妨这样说:以全面协调的手段去达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自身整体和谐的目的。”(25)《周易》被很多学者看作是我国传统文化的源头。郭因说: “那里实际上也正是我的思想的源头。”(26)他认为:“《易经》的最有价值之处,就在于它是三大和谐这一思想的源头。”(27)郭因说:和谐“从积极的意义说,是多样统一,多元互补。从消极的意义说,是并行而不相悖,并育而不相害。”(28)传统意义上的和谐,是一种顺应自然的,被动的状态,虽历经演变,但所有的变化都还是封闭在一个圆圈中。而郭因所讲的“三大和谐”从提出之日起就将“和谐”与“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在和谐中追求发展,在发展中追求和谐,和谐是动态的。每一阶段的“和谐”都是上一阶段的“和谐”发展后的升华,这种开放、进取的和谐观呈现出螺旋型旋转上升的态势,充满着旺盛的生命力。

 

六、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郭因生在绩溪,对于绩溪人他有一番议论:“由于好山好水的孕育和务实的徽州传统文化的熏陶,绩溪人普遍聪慧、朴实、勤劳,……即使是做经世致用之大学问的人,也总是切切实实,做一点是一点,进一寸是一寸,并非事先就立下一个独立完成体系传之万世的大志。……负重远行,原本是徽骆驼的品格。埋头苦干,原本是绩溪牛的秉性。”(29)在我看来,这也是他的自我写照。他由于家庭贫困,无法受多少学校教育,主要靠刻苦自学成才。二十出头参加革命,上山打过游击,解放后,搞过新闻工作、水利工作、政策研究、历史研究、文艺理论和美学研究。1958年打成右派,沉沦二十年,直到文革结束以后,才重见天日。但如他所说:“我从解放前到解放后十七年中,已奠定了自己的人生态度、基本观点、思想模式与思维定势。我的确一直更多的是社会关怀,思考的重心是如何实现社会的改革与进步。我谈文、谈诗、谈画、谈历史、谈哲学与美学,都不禁要想到人民的命运、祖国的前途。”(30)他怀着“长将一寸身,衔木到终古”的精卫填海精神、埋头苦干;怀着“走!永不停留,不计春秋,终将踩出绿洲”的信念,负重跋涉,做着经世致用的大学问。丰富的阅历是他在社会这所大学的宝贵的收获。不断的实践是他开拓绿学的辛勤的耕耘与播种。平反以后,郭因先生相当一段时间担任省政协委员、常委,因工作需要,足迹踏遍江淮大地,使他对社会各层面的实际生活有广泛的接触和深入的了解。郭因先生在治学过程中还有机缘结识了朱光潜、冯友兰等几位大师。朱光潜是皖籍知名学者,美学大师,郭因先生对他的学问、人品十分推崇,他曾饱含激情撰写了长达30万字的朱光潜先生的传记,评介了朱先生的美学成就,颂扬了作为中国知识分子典型的朱先生的精神,他把朱光潜的一生概括为三条:做人——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治学——以西方美学之花接中国儒家思想之木,终极追求——人生艺术化。在我看来,郭因的审美跋涉用这三条来概括也是十分恰当的。他说:“我没有正式做过朱先生的学生,但我不揣冒昧地在内心把自己看作他的私淑弟子。”(31)冯友兰先生在郭因心目中“始终是学术界一颗闪耀着奇光异彩的星”(32)他也写过一篇忆念冯友兰的动情的长文。他们不少学术观点是相契合的,所以他说:“对于朱光潜的美学思想,我是“接着讲”,对于冯友兰的哲学思想,我也是“接着讲”,只是我的两个“接着讲”已糅合在一起了。”(33

 

七、结语

 

凡“思”非皆能成潮;能成潮者,则其“思”必有相当之价值,而又适合于其时代之要求者。(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绿学适合于当今时代的要求,对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有着巨大的理论和实践价值,这已日益彰显。中共中央在十六大提出“要使社会更加和谐”,在十六届四中全会上更明确提出要“把和谐社会的建设摆在重要位置”。二00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胡锦涛书记指出:“在当今新的时代条件下,应该坚持以人为本,实现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坚持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保证世世代代永续发展。”“构建资源节约型的经济发展模式,努力发展循环经济,”还提出应“提倡绿色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消费方式,实现自然生态系统和社会经济系统的良性循环。”这些鲜明的观点,可以看作是对绿学的充分肯定,也是对绿学的理论研究和绿学的实践活动的极大的精神支持。今天,绿学在多元文化中可称主流之一。历史、地域不同,形成的文化各异,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在未来的时间会更加迅速,成果会越来越多,绿学也必然会不断丰富和发展,但它的基本精神和终极的追求是不会变也不应该变的。郭因“看了人之未看,求了人之未求,说了人之未说,写了人之未写,著了人之未著”,(34)奠定了绿学的基础,构建了绿学的框架,组建了绿学的研究团体,创办了绿学的宣传刊物,开展了绿学的社会实践,充分体现了他的良好的学养和感人的人格魅力。郭因先生做出的是一种宗师型的划时代的、跨时代的贡献。郭因先生的绿学是值得人们认真研究的,愿郭因先生和他的绿学有更多的知音。祝绿学常青。

 

注:(1)《 》,《我的绿色观》第107

2)《艰难的跋涉》,《我的绿色观》第1028

3)《关于绿色文化与绿色美学三答客问》,《我的绿色观》第112

4)(5)(6)(7)《绿色的梦》,《我的绿色观》第188189

8)(9)《中国21世纪议程与绿色文化、绿色美学》,《我的绿色观》第124页,第125

10)《大美学与中西文化的结合点》,《水阔山高——我的审美跋涉》第21

11)《中西文化碰撞中的<易经>》,《水阔山高——我的审美跋涉》第26

12)《关于文艺美学研究的新思潮与新方法》,《艺术美的创造与欣赏》第274

13)《面对危机,我们该怎么办?》,《绿潮》1998年第2

14)《大文化与大美学》,《我的绿色观》第29

15)(16)《美学应该帮助人民美化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我的绿色观》第2021

17)(18)《艺术美的创造与欣赏》第304

19)《水阔山高——我的审美跋涉》第1320

20)《 美学是人学、美神是人》《水阔山高——我的审美跋涉》第219

21)(22)《关于绿色文化与绿色美学答客问》,《我的绿色观》第87

23)《大文化与大美学》,《我的绿色观》第30

24)《走绿色道路,奔红色目标》,《我的绿色观》第121

25)《中国21世纪议程与绿色文化、绿色美学》,《我的绿色观》第124~125

26)《 美学与中国文化传统》《水阔山高——我的审美跋涉》第10

27)《中西文化碰撞中的<易经>》,《水阔山高——我的审美跋涉》第26

28)《关于绿色文化与绿色美学答客问》,《我的绿色观》第89

29)《绩溪从过去走向未来》,章恒全:《千年古城绩溪》

30)《惭愧与惶恐》,《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郭因美学理论研究专辑》1988

31)(32)《 ,永久的怀念》,《水阔山高——我的审美跋涉》第1067页、第1068

33)《一面的缘分与一生的契合》,《水阔山高——我的审美跋涉》第1070

34)何迈:《从绿色的原点走向绿色的未来》(代序),《我的绿色观》第6

 

  出处:老顽童网站 作者:汪振鹏   发表时间:2006年6月12日

点击: 18838
本网站开通于2002年2月28日 皖ICP备11007532号-1 祝福所有老年朋友身体健康! 版权所有 ,如要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后台管理   安全联盟